图片 2

至于日军侵华大屠杀,我们脱漏了什么

By admin in 公海手机版登陆 on 2020年4月29日

第一个大规模屠杀和平居民的重大惨案,是1932年的辽宁“平顶山惨案”。这年9月16日,就在各地日伪机关庆祝“九一八”事变一周年之际,驻抚顺的日军守备队、警察署和宪兵队,为报复民众自卫军对日伪的袭击,经过精心策划,出动190多人开往平顶山镇,以诱骗和强制办法,把全镇民众集中和包围起来。随后开始焚烧房屋,并突然用机枪、步枪和手枪等,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火。扫射达一小时之久,3000多名无辜同胞全部倒在血泊中,整个屠场成为一片血海。

     
 这173个重大惨案,极个别是日军指挥官故意放纵士兵所为,多数是日军在统一的指导思想下有计划地进行。这些重大惨案,严重违反了国际法,犯下了破坏和平罪、破坏战争法规罪和违反人道罪。这些罪行不仅是对人权和人道主义的践踏,而且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

目前收录的173个惨案还不是全部。但仅从这“173”的数字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制造的惨案绝不仅仅是一个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只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而已。所有173个惨案充分证明,制造南京大屠杀绝不是偶然的个案。对占领地区实行屠城,是日军侵略中国的一贯政策和行径。我们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不要局限在一个南京大屠杀上。日本右翼势力也别以为除了南京大屠杀日军就无罪可言、无责可担。

     
 光说一次性平民伤亡800人以上的惨案,先不必说173这个巨大的数目,即便是其中任何一个具体惨案,看后都足以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感到心碎般的震颤了!下面我们就翻检几个惨绝人寰的惨案——

据《广德县革命斗争史专题资料》记载,广德县当时作为芜杭、芜沪公路线上的战略要地,建有一座军用机场,是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南大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广德便成为日军的重点进攻目标。

     
 目前收录的173个惨案虽然还不是全部,但仅从这“173”的数字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制造的惨案绝不仅仅是一个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只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而已。而且这173个惨案还充分证明,制造南京大屠杀绝不是侵华日军偶然的个案。要知道,对占领地区实行屠城,是日军侵略中国的一贯政策和行径。所以,我们对日本侵略罪行的揭露,就不能只局限在一个南京大屠杀上。那样正好让日本右翼势力得意,他们以为除了南京大屠杀日军就无罪可言、无责可担。

这一天,日军由阳城经晋城的周村、东沟向晋城县城进犯,峪南村的游击小队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回村动员老、幼、妇女向村西的沟中隐蔽疏散,并带领全村青壮年准备迎击日军进犯。上午8时,游击队和日军交火约1个小时,因日军来势凶猛,且武器装备精良,游击队只好边打边退。

       
两轮屠杀,持续了3个小时,杀害3000多人,只有三四十人逃出。有一位叫李凤琴的,全家21人,被打死了20人。大屠杀消息传出后,中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国联也给予谴责,但日本政府依然我行我素,使这场大屠杀成为日军在华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的起点。

此时,数万难民忍饥挨饿迎着刺骨的寒风,沿着黔桂公路向黑石关方向奔逃,日军先头部队趁黑夜混入难民流。随着日军的枪声渐近,驻守在黑石关阵地的驻军与日军展开了枪战,难民进退两难,只得听天由命,许多难民被打死、踩死。枪战持续了约1小时后,日军占领了黑石关,继续沿黔桂公路北犯,一路上见到掉队的国军士兵就杀,碰着难民就打。

     
 从2004年开始,中央党史研究室组织全国党史部门等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大规模调研,历时11年,先后有60万人参加。调研坚持用事实说话,用证人证言说话,用历史的真相说话。调查初期不完全统计,各地共查阅历史档案文献资料162万多卷、各种图书报刊20多万种,收集、拍摄照片8万多张,采访证人、知情人149万多人,收集证言证词125万多份,形成专题报告4962份。最后的调研成果汇编成《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丛书》,共300本,已从2014年开始陆续出版发行。这场长达11年的调研,为我们揭开了更多的大屠杀惨案真相。

从2004年开始,中央党史研究室组织全国党史部门等开展“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大规模调研。历时11年,先后60万人参加。成果汇编成《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丛书》,共300本,已从2014年开始陆续出版发行。

     
 这些大屠杀惨案血腥野蛮灭绝人性,我们这些活着的后人,每每想到那些死难人员的冤魂亡灵,就仿佛看到他们呻吟挣扎于侵略者的屠刀之下,禁不住心灵颤抖潸然泪下。但光这样悲痛欲绝是不行的,即便是谴责揭露侵略者也是远远不够的。往者已逝,来者可追,最重要的是,中国人绝不能再让这样的灾难历史重演!

南京大屠杀并非个案,最新调查显示:“日军一次性屠杀800人以上”达173起

     
 抗战时期的最后一个重大惨案,发生在1945年4月12日的海南乐会互助乡。其时日本行将败亡,一日军翻译出逃向中方投诚,日军遂疯狂报复,将出逃地区的三个村落包围起来,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杀人放火,共杀害平民900多人。有的村庄惨遭灭顶之灾,从此不复存在。

如湖北宜昌市一位被聘参加调研工作的70多岁老同志,在寻访中听说有块石碑刻有被日军杀害的受害人姓名,便找人将石碑挖出并用水冲洗,然后冒着酷热,汗流浃背地用两天时间将遇难者的人名一一抄下。经计算,共有427位,使当地发生的有关惨案得到了确凿无疑的证据。

     
 倘若将这173个重大惨案稍作统计,就会发现,其范围遍布22个省份,即中国的大部分地区都发生过日军制造的重大惨案。数量最多的是湖南,为24个;其次是河北19个,江西18个,江苏17个,河南12个,山西11个,湖北10个。惨案的形式也令人发指,有的是屠城,占领某个城市后进行大规模杀戮、奸淫、抢劫财物、烧毁房屋;有的是有预谋地集中包围和杀害大批无辜平民,并力图斩尽杀绝;有的是在一定区域内连续多日制造多个惨案,从而形成很大的屠杀规模;有的是通过飞机轰炸或大炮轰击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和建筑物损毁;有的是占领前的轰炸与占领后的杀戮相结合;有的是对占领后未能固守的地区实行焦土政策,将大批无辜平民杀害后撤退……但无论何种方式,都表现得极其残酷,毫无人性可言。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 李忠杰 发自北京
2015年,是南京大屠杀78周年。这一年,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而在去年,为祭奠在大屠杀中遇难的同胞,中国以立法的形式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这一切,都在见证着昔日那场惨绝人寰的、一度被忘却的大屠杀正一步步走进“世界记忆”。

     
 当这173个惨案被揭露后,无论日本军方还是日本政府,都竭力掩盖事实,甚至倒打一耙。即使遭到中方抗议和世界谴责,也从不调查事实和追究当事人。但是,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墨写的谎言绝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不管日本如何狡辩,对这种大屠杀罪行,日本政府和军队必须负首要责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汤阳 发自合肥
在安徽省抗战历史上,有一座皖南小城,不仅见证了侵华日军的凶残暴虐,也铭记了中华民族的坚韧不屈,她就是扼守苏浙皖三省要冲的小城广德。1937年11月,这里曾经打响了安徽抗战的第一枪。

       
说起日本侵略者当年在侵略中国期间制造的大屠杀惨案,大多数国人脑海中首先浮起的是南京大屠杀。这个是自然的,因为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虽然昔日那场惨绝人寰的的大屠杀曾经一度被忘却,庆幸的是现在正一步步走进“世界记忆”。2014年,为祭奠在大屠杀中遇难的同胞,中国以立法的形式将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2015年,南京大屠杀档案被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虽然由于间隔时间太长,走访过程中困难重重,但我们希望能尽可能多地挽救这些即将湮灭的记忆,让后人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广德县党史办主任谢斌如是说。

       第一个大规模屠杀和平居民的重大惨案,是1932年的辽宁“平顶山惨案”。

经多方甄别筛选,我们收录的一次性平民伤亡800人以上的重大惨案,共有173个。

     
 这年9月16日,就在各地日伪机关庆祝“九一八”事变一周年之际,驻抚顺的日军守备队、警察署和宪兵队,为报复民众自卫军对日伪的袭击,经过精心策划,出动190多人开往平顶山镇,以诱骗和强制办法,把全镇民众集中和包围起来。随后开始焚烧房屋,并突然用机枪、步枪和手枪等,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火。扫射达一小时之久,3000多名无辜同胞全部倒在血泊中,整个屠场成为一片血海。

这项调研工程的目的,是更加系统、详尽地记录当年的历史灾难,更加充分、有力地揭露日本侵略的罪行。调研坚持用事实说话,用证人证言说话,用历史的真相说话。调查初期不完全统计,各地共查阅历史档案文献资料162万多卷、各种图书报刊20多万种,收集、拍摄照片8万多张,采访证人、知情人149万多人,收集证言证词125万多份,形成专题报告4962份。

     
 为了更加集中地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调研组还将全国的各种重大惨案集中起来,统一编成《抗日战争时期全国重大惨案》共12册,约500万字。时间跨度从1931年9月至1945年8月。收录的惨案,以一次性平民伤亡800人以上为限,共有173个。但这个173,远不是最终的数字。因为日本侵略者当年在中国矿山、要塞、集中营、细菌战实验场、无人区等制造的惨案,因持续时间较长,伤亡人数是“累计”,而不是“一次性800人以上”,故而这类惨案均未收录到本书中。至于各地发现的其他一些惨案的资料或线索,但因还需要考证和搜集资料,暂时也未收录在内。

如今,第二个国家公祭日就要来临。这一天,人们将再次掀开那页野蛮和惨痛的历史,为遇难者将烛光点起。祭奠之余,世人还应知道,日本侵略者当年在中国制造的惨案,绝不仅仅只有一个南京大屠杀。

       
日军将要撤走时,发现有人呼救,于是又补充进行了第二次大屠杀。这次不是扫射,而是用刺刀,逐个猛刺。发现有人活着,就再补上第二刀、第三刀。发现有人怒骂,就加力猛刺,直刺到身体稀烂。

这些重大惨案,集中表明了侵略者的野蛮性、残酷性、疯狂性,表明了日本军队长期灌输的盲目忠君和武士道精神产生了多么严重的后果。这些罪行不仅是对人权和人道主义的践踏,而且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

       够了,这血淋淋的惨案太压抑人心了,我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图片 1

     
 南京大屠杀虽然让人刻骨铭心,但如果我们深入翻检日本侵华那野蛮和惨痛的历史书页时,就会惊奇地发现,日本侵略者当年在中国制造的大屠杀惨案,绝不仅仅只有一个南京大屠杀。

日军所到之地,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们经常以搜查“中国兵”为名,闯入民宅,用枪威胁男子通通出去,肆意对妇女进行奸污。当时被日寇抓住的中国人,都要遭受非人的折磨,要“过五关”:第一关,几个日本兵围住一个人,用皮带抽打;第二关,几个人把被抓者摔来摔去;第三关,用烧红的火柱在人身上烫;第四关,把人吊起来,翻来覆去抽打;第五关,把人捆绑在板凳上用冷水朝嘴鼻内冲灌,最后再将人拖入日寇宪兵队的监狱。大多数人都被折磨而死。

图片 2

民国26年广德全县共有人口178435人,而两年之后的民国28年,全县人口减少到158230人。据统计,从1937年11月至1938年3月,约有平民24000多人死于日寇屠杀……安徽广德县志里如是记载着这个县城曾经遭受的苦难历史。

     
 现在世人只知道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反人类的登峰造极之举。其实在南京大屠杀之前,日本侵略者就已经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镇江,一路杀到了南京。

12月10日日军全部退出贵州省境。从11月26日起到12月10日短短的半月时间,日本侵略军制造了黔南地区空前的灾难,这一历史事件称为“黔南事变”。据不完全统计,日军所到的独山、三都、荔波、都匀等地,被日军直接杀害的军民1988人,民众伤亡达2万6千余人,2万余栋民房毁于日军炮火和纵火之中。

     
 1937年8月,日军进攻上海,用飞机、大炮狂轰滥炸,仅南京路外滩、大世界、南京路先施公司三次惨案,就造成4398名无辜平民伤亡。在宝山罗泾、松江等地也制造了一系列惨案。随后,日军对苏州狂轰滥炸,占领后则杀戮奸淫,造成至少9550名平民伤亡,其中死亡7456人。地处锡沪公路的常熟,在沦陷前后,伤亡8331人,流离失所的难民达63.8万人。无锡沦陷前后,被杀民众14150人。城区全部被毁街坊20个,部分被毁37个。农村全部被毁村庄102个,部分被毁92个。日军占领常州前后,仅在城区就杀害4732人。西门外原私立常州中学处,日军将大批平民押至一个大坑边跪下,举刀砍杀,头先滚下坑,再把躯干踢下坑去。解放后在此地搞基建时,多次挖出一堆堆尸骨。千年古城镇江从12月8日至月底,被日军屠杀者达万人以上,被毁房屋3万余间。城区原有住户43691户、216803人,大屠杀后,至1938年仅剩35418人。

但是,不要说173这个巨大数目,哪怕阅览其中任何一个具体惨案,都足以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感到震颤了!

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反人类的登峰造极之举。但在南京大屠杀之前,日本侵略者就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镇江一路杀到了南京。

抗战时期最后一个重大惨案,发生在1945年4月12日的海南乐会互助乡。日本行将败亡,一日军翻译出逃向中方投诚,日军遂疯狂报复,将出逃地区的三个村落包围起来,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杀人放火,共杀害平民900多人。有的村庄惨遭灭顶之灾,从此不复存在。

屠城是日军侵略中国一贯行径

这173个重大惨案,有的是故意放纵士兵所为,多数是日军在统一的指导思想下有计划地进行。当惨案被揭露后,无论日本军方还是日本政府,都竭力掩盖事实,甚至倒打一耙。即使遭到中方抗议和世界谴责,也从不调查事实和追究当事人。因此,对这种大屠杀,日本政府和军队必须负首要责任。

因装备低劣、伤亡惨重,加之所属一个团擅自撤退,最终145师防线全线溃败,官兵大部牺牲,师长饶国华在留下“今后深望我部官兵奋勇杀敌,驱寇出境,还我国魂,完成我未竟之志,余死无恨”的遗书后,自戕殉国。1937年11月30日下午,广德第一次沦陷。

为了更加集中地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我们决定将全国的各种重大惨案集中起来,编纂成《抗日战争时期全国重大惨案》,作为调研成果的一个重要部分。从2008年开始,各地对所有调研成果进行梳理、排查,按统一标准,选取其中一次性平民伤亡800人以上的惨案,进行复查、复核、考证,然后对这些惨案进行统一编纂。

1938年3月21日,日军数百人由芜湖、宣城等地向东入侵,广德城二度沦陷。

经过调查、收录、编纂的173个重大惨案,都建立在档案资料和证人证言的基础上,再加以严格的核查和甄别。每一个都附上了一批证明材料。除此之外在编写过程中还特别要求,不许用文学语言撰写,只能用白描的方式,将惨案的来龙去脉、全部过程,客观地记载下来。不许有任何夸大,一律用事实说话,用档案资料说话。

又如南京市建邺区委党史办调研人员听到村民反映:1937年12月,在日军大屠杀期间,沙洲圩及附近地区尸横遍野,惨不忍睹。为防止尸体腐烂引发疫病,当地村民自发组织起来,将无人认领的尸体拖运到殷山矶的山坳中集中埋葬。由于尸体数量多,把山坳填成了一个小山坡。调查人员和有关专家随后多次考察论证,确认这座高约五米,直径约十米的“大坟”,是一处埋有100多名大屠杀遇难同胞的丛葬地。殷山矶丛葬地遂成为南京市发现的第五个呈原始实态形状的遇难同胞丛葬地遗址。

日军退走后,从独山上司到黑石关不足5公里的公路两旁,留下难民尸体千具;不足三平方公里的独山县城废墟下,横躺竖卧着829具尸体;从县城到深河桥十公里路上,千余具尸体倒卧路旁。据统计,独山县境内伤亡民众达19800多人,1.6万余房屋被烧毁炸毁,直接损失361亿。

两轮屠杀,持续了3个小时,杀害3000多人,只有三四十人逃出。有一位叫李凤琴的,全家21人,被打死了20人。大屠杀消息传出后,中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抗议,国联也给予谴责,但日本政府依然我行我素,使这场大屠杀成为日军在华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的起点。

日军在东坡头用重炮轰开东城门,随即全副武装直闯城内,四处搜寻,不分男女老幼,逢人便杀,将部分被抓群众驱赶到开福寺、东王殿、城隍庙、旧盐店、西坛上等处,或戮死或集体烧死;躲避在城内十多个地洞的百姓,被日军架起柴火或施放毒气弹烧死或窒死。南关四角院外一口深井内填满了死尸……城内城外,大街小巷,屋内院落,广场店铺,到处血流成河,尸骸遍地,惨不忍睹。一夜之间,县城700余名百姓被残杀,许多房产焚毁殆尽。

“黔南事变”之后,抗日战争由相持转为对我方有利的一面,中国军队逐渐收复失地,捷报频传。独山也成为了中国抗战史上最后一个沦陷的县城。

12月1日下午,日军走山路向独山县城行进,于12月2日侵入独山县城,由于驻军已提前逃跑,独山县城当日沦陷。同日沦陷的还有三都、荔波等县。

同年11月23日,日军第十八师团约4000兵力,侵入浙江嘉兴、长兴等地,随后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与安徽广德交界的泗安镇进犯。在广德和泗安交界处的界牌“大松林”一带,守军国民党145师师长饶国华率部与敌激战多日,击毁敌军军车近30辆。当时新闻报道称:“此役战事之激烈,为我军退出淞沪以后所仅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公海710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