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光辉岁月永怀崇高信仰

By admin in 公海手机版登陆 on 2020年3月17日

图片从左至右由上至下依次与文中人物排序对应。

现已88岁的老红军李国策,系山西省军区原顾问。当年在长征中,他3次过雪山草地,20次遇险,九死一生而幸存下来。在红军长征胜利69周年之际,近日,李老撰文回忆亲历长征的艰难险阻,读后令人为之深深感动——
今年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69周年。我作为一个幸存者,仍旧健在的老红军战士,不禁又想起长征那艰苦卓绝的年代,想起我那些长眠的英勇战友。69年的时间里,我国的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红军长征艰难的革命历程,永远都不应该忘记;红军长征的革命精神,仍需要发扬光大。为此,我撰此文回忆那段峥嵘岁月,缅怀英烈,激励后人。
穷孩子参加红军走上长征路
我是1917年出生在四川省苍溪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穷孩子。1933年8月,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大力扩红,我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当时虽是少年,父母却也支持,终于如愿以偿参加了红军,先在当地独立营,后编到第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七团。
红四方面军是在1931年实行战略转移,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到了四川。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为了配合红一方面军的长征行动,策应、迎接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于1935年3月28日挥师西进,强渡嘉陵江,开始了长征。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两军一起北上,并与红一方面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过雪山草地。不久,由于张国焘闹独立,红一方面军单独北上,张国焘令红四方面军部队返回南下,使红四方面军第二次过雪山草地,后来在成都以西遭到四川国民党军阀军队两次大举进攻,我军兵力损失惨重的情况下,张国焘看到没有别的出路,经过党中央与他激烈的斗争,使他在1936年春天率领部队返回北上,然后西进,并与红二方面军在甘孜胜利会师。此后二、四方面军一起北上,我们又第三次过雪山草地。1936年10月10日,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红军长征胜利结束。
长征沿途环境十分险恶,除了敌人日日夜夜的围追堵截,进行大大小小的战斗外,还要战胜深山峡谷,雪山草地,湍流江河。红军得不到一点休息,大家疲劳到了极点,往往走着走着就睡着了。但一旦出现敌人,又精神百倍地杀向敌人。我们大部分战士都是从南方北上,根本没有御寒的棉衣。翻雪山,过草地,一时风雨,一时暴雪,冷冻就是第一杀手。我亲眼看见过部队在夜间派出去一个班担任警戒任务,第二天全班战士都冻死的惨状。我们过草地,第一次、第二次只走了草地的一个角,各走了10天走完。但第三次过草地时,走的是草地的中间,走了一个月。茫茫草地,荒无人烟,哪里有什么可吃的东西。这么多部队,走不了多久就断粮断炊了。只好煮皮鞋、皮带、枪背带、挖野菜充饥。最后这些都吃光了,冻饿之下,体弱的、有病的战士牺牲的越来越多。草地的红泥水把战士的双脚泡得发亮发肿。我们只有凭着坚强的革命意志,求生的信念,顽强地走,最终走出了草地。
而大雪山是一座连着一座。过草地前后,都要过雪山。大雪山有几千米高,山下是峡谷森林,山上是终年厚厚的积雪。有的地方厚达几十米。我们站在雪山顶上远望,茫茫雪海望不到尽头。雪崩时,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多少天都看不到一块没有雪的土地。红军战士由于白雪的反光刺激,两眼红肿,眼球突出;由于长期缺粮面黄肌瘦,衣服也破破烂烂。但仍旧昂首挺胸,一往直前。
红军长征胜利结束时,全部红军不足3万人,许许多多英勇的红军战士倒在了长征途中,胜利来之不易。
3次过雪山草地,20次遇险 当年红军走过的草地。 当年红军翻过的雪山。
在未过草地之前,我所在的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七团,在毛儿盖与松潘县之间的拉子梁担任防御任务。敌机天天来轰炸扫射。敌机一来,我与其他两名战士就躺在用松树枝搭的棚子下边。那次敌机的炸弹一声巨响,我虽安然无恙,身边的两个小同志却都牺牲了。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离去,我恨不得把敌机一把抓下来撕个粉碎。
过了两天,敌机又一次来轰炸,我急速蹲下来。炸弹就落在我前面3米远的地方,只觉得地面一震,我心想这下报销了、光荣了。抬头一看,炸弹像个铁人一样,竖在地上,没有炸响。炸弹把松树擦掉一块大皮,松枝落了一地。我想也许是地上积的松叶很厚,地面松软,所以未击响吧。

80年前,两万五千里长征路,谱写了中国共产党人追寻信仰的壮丽诗篇,为中国革命保存了生生不息的革命火种。

那是一条艰苦卓绝的路。苦难的征程中,支撑红军走下去的,唯有坚定的信念、不变的信仰。于是才有了翻雪山、过草地的传奇,才有了突破乌江、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的绝唱。这些传唱后世的故事,成为亲历长征的红军战士们一生最刻骨的记忆。

80年岁月峥嵘。如今健在的老红军中,年龄最小的也已是耄耋之年。但回忆起往事,他们眼中仍然亮光闪闪,这亮光中有悲伤、有痛苦,但更多的是骄傲,是欣慰,更是坚定。让我们和30位长征老兵一起,穿越时空,去追寻那段历史永铭的光辉岁月,追寻那烛照至今的信仰之光!

钟发镇96岁。江西省兴国县人,长征出发时14岁。

老人印象最深的是翻越夹金山,他说:“不管困难多大,从来没有掉过队,要一直跟着红军走,跟着共产党走。”

王道金101岁。江西省兴国县人,1930年8月参加红军。

王道金经常去娄山关,这是战友们长眠的地方。1949年10月1日,王道金泣不成声:“打了19年的仗,终于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那些牺牲的战友应该都在天上微笑着看我们吧。”

彭焕生106岁。江西省吉安市人,长征时任通讯排排长。

亲历湘江战役,老人流泪回忆:我“誓死也要背着通信设备”,只记得“身边的战友成批成批地倒下,尸体堆成山”,只记得“湘江的水好深好深,还夹着血腥味”……

刘汉润99岁。四川省通江县人,随红四方面军长征。

“一拨一拨的红军过草地,野菜树根都被前面的部队吃光了,我们就只好吃皮带吃鞋底。”“党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颗红心献给党。”

王定国103岁。“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的夫人。

“草地我走了3遍,翻了5座大雪山,文工团要做宣传工作,行军途中跑前跑后,走的路远不止二万五千里。”

吴清昌99岁。江西省会昌县人,16岁参加红军。

飞夺泸定桥战斗时,吴清昌的左手食指第一节被子弹打断。“长征,磨炼了红军战士不屈的意志,坚定了革命必胜的信念。”

刘玉贵102岁。四川苍溪县人。

他家村后就是嘉陵江塔山湾渡口,“强渡嘉陵江”的着名战役就在这里打响,刘玉贵当时是一名机枪手。为了帮红军渡江,当地老百姓一月之中日夜不停,造出100多条五板子船。

余新元93岁。甘肃省静宁县人,不到13岁加入红军。

山城堡战役是红军长征的最后一仗,也是余新元第一次参加的战斗。第一次荷枪实弹上战场,亲眼看见战友倒下,他禁不住哭了起来。

秦华礼103岁。四川省通江县人,1932年参加红军。

一次负伤落后,他跟一起的伤员说:“一定要想办法跟着部队走,跟着党走,无论走到哪里,就是死了也光荣。”

刘德元100岁。江西省永新县人,1932年12月参加红军。

刘德元回忆,当年红军物资缺乏,可没有一个人违反群众纪律。“把人民的利益举过头顶,人民就会把你放在心窝!鱼水情深金不换,这是我在长征中悟出来的道理。”

向守志99岁。四川省宣汉县人,1934年参加红军。

过草地时,向守志手拿一根竹棍。“我用手中的竹棍,先后救起了十几位陷入泥潭的战友。”向老说,“红军之所以能够一次次超越人类生存极限,团结友爱是力量之源。”

王承登102岁。江西省兴国县人,长征时任通信班长。

老人回忆,攻打会昌县城时,敌人在城楼上居高临下射击,红军没有大炮,战士们把600多公斤的炸药装在棺材里,乔装成办丧事的人,接近城门时,引爆炸药,城墙上的人闻风而逃。

姚保明100岁。安徽省六安市人,长征时任勤务班长。

“剑门关守军有3000余人,我们足足激战两日才突围,团长韩亮臣也在战斗中牺牲。两天两夜间饥寒交迫,我们没有补给,只能喝洼地积水,掏老鼠洞里的玉米粒吃……”

曾广昌101岁。江西省兴国县人,走完长征。

“过草地时,我的一位同乡战友患了水肿,为帮他挺过去,我每天都把自己的口粮让一半给他,不停地鼓励他。可就在离走出草地还有3天路程的时候,他还是没坚持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公海710网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