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红军长征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不可动摇的历史地位

By admin in 公海手机版登陆 on 2020年3月14日

10月21日,10时,北京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胜利进行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长征是人民军队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也是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英雄史诗。长征的胜利,极大地影响和推动了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点。经过80年的岁月洗礼,红军长征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历史地位更加凸显,对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和中华民族的意义更加深远。

“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必须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为维护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而矢志奋斗。长征胜利启示我们:人民军队是革命的依托、民族的希望,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赢得胜利的根本保证。长征锻炼了人民军队,长征磨练了人民军队,长征成就了人民军队,长征开启了人民军队发展的新起点。长征是人民军队的光荣,光荣的人民军队必须永远继承红军长征的伟大精神和优良作风。”习近平主席铿锵有力的话语在人民大会堂久久回荡……

一、进行军事上的战略大转移,实现开辟中国革命新局面的历史性转折

万人大礼堂的深邃穹顶,繁星闪烁,红色五角星光辉耀目,给人温暖和力量。这不禁让人联想起茫茫太空,星移斗转,壮怀激烈。那些岁月淘洗、血火淬砺的真理,正在我们心中轰鸣回荡!

长征是在党内“左”倾路线占统治地位,实行错误的军事方针,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党和红军面临生死存亡危局的紧急关头被迫作出的抉择。1933年9月,蒋介石调集50万重兵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当时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等人,不顾敌强我弱的实际,先实行军事冒险主义,企图御敌于苏区之外;继而转为保守主义,与敌人进行阵地防御战,使红军损失惨重,根据地不断缩小,最后不得不进行战略转移。

浩瀚宇宙,“飞马”行空!心随都是属马的两位航天员景海鹏、陈冬从太空俯瞰大地,天地悠悠,恍如隔世。当年红军走过了那样一条蜿蜒曲折的路,而现在中国军人的脚步已经走向太空,这是多么壮丽的长征!

1934年7月,为策应中央红军反“围剿”斗争,红六军团撤离湘赣苏区进行西征,并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探索道路,拉开了长征的序幕。10月,中央红军开始战略转移。11月,红二十五军也因不能打破敌人“围剿”,撤出鄂豫皖苏区,进行战略转移。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和川陕苏区党政机关撤离苏区开始长征。同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由于敌人重兵压迫,也根据红军总部指示,撤离湘鄂川黔苏区向西转移。由此,南方红军各部分别开始长征,战略转移由局部发展为全局。由于敌人重兵“追剿”,中央红军原计划在湘西会合红二、红六军团,并在贵州创建新苏区的战略意图均未能实现。弱小的红军只能向经济、交通都比较落后,国民党统治也相对薄弱的中国西南部、西部和西北部转移。这样,红军的战略转移便发展为万里长征。各部红军转移的走向基本一致,形成了途中各部的会师,并由局部会师发展为三大主力会师,终于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胜利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奠基于西北。

关键词1:核心

红军这场惊心动魄的远征,历时之长,行程之远,敌我力量之悬殊,自然环境之恶劣,在人类战争史上是罕见的。红军长征虽然付出了巨大牺牲,但避免了党和红军覆亡的危险,保存了革命的火种,扩大了党的影响,锻炼了党的队伍,使党和红军由重压下的战略退却成功转变为开辟中国革命新局面的伟大进军,推动实现了中国革命由低谷向高潮、由被动向主动的历史转折。没有红军长征的胜利,就不会有人民军队后来的发展壮大,也不会有中国革命的重新兴起和最终胜利,更不会有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长征,无可置疑成为中国革命的一个重大历史转折点。

日益成熟的领导核心是红军长征胜利的保证

二、形成中国革命成熟坚强的第一代领导核心,迈出走适合中国国情革命道路的决定性一步

图片 1

长征初期,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仍为“左”倾教条主义所统治,实行退却中的逃跑主义,从而导致湘江战役的失利,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而“左”倾错误领导人却不顾严峻形势,仍然坚持进军湘西。当时,蒋介石已以20万重兵在沿途重重设伏、张网以待。危急时刻,毛泽东同志建议红军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以避开敌人伏击。张闻天、王稼祥、周恩来等中央多数同志支持采纳了毛泽东同志的建议。随后,红军出其不意进军贵州,取得节节胜利,把国民党的几十万大军甩在后面,争取了主动。在挫折和胜利的反思中,党和红军开始酝酿改变错误领导,以彻底扭转被动局面。

1934年10月18日,夕阳西下,毛泽东躺在担架上,从江西于都县城濂溪路北门1号出发。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深刻批评了“左”倾教条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决定改组中共中央领导机构;补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参加中央领导工作;取消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委托毛泽东协助军事指挥。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的统治,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这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重大问题的重要会议,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走向成熟。

一年后,1935年的10月19日,毛泽东随陕甘支队一纵队到达陕北保安县的吴起镇。站在蒋介石看来异常贫瘠的土地上,他却说:陕北是两点,一个落脚点,一个出发点!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等同志的领导下,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突破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于1935年6月到达川西懋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这时,由于日本帝国主义扩大对我华北的侵略,全国抗日救亡运动日益高涨,政治形势发生了有利于红军北上抗日的变化。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决定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共同北上,到靠近华北抗日前线的川陕甘地区落脚,以开创革命新局面,推动抗日救亡运动。但张国焘自恃枪多势众,个人野心膨胀,公然向党争权,还企图挟党中央南下。为了党和红军的前途,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发展,党中央毅然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单独北上,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此后,在全党和红军官兵的坚决斗争下,张国焘被迫放弃南下错误方针,撤销另立的“中央”,率部北上。党中央同张国焘逃跑主义和分裂主义斗争的胜利,捍卫了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维护了党和红军的团结统一。

“长征的胜利,不仅保存了革命力量,而且使我们党找到了中国革命力量生存发展新的落脚点,找到了中国革命事业胜利前进新的出发点。”习近平主席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令人感奋。

红军长征的历史功绩,不仅仅在于实现了战略转移、建立了新的根据地,更重要的是,经过长征的艰苦探索,中国共产党形成了自己坚强成熟的领导核心。正如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作出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指出的:“我党终于在土地革命战争的最后时期,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中央和全党的领导。这是中国共产党在这一时期的最大成就,是中国人民获得解放的最大保证。”红军长征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在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领导下,迈出走适合中国国情革命道路的决定性一步,为最终取得中国革命胜利奠定了重要基础。

仰望长征画卷,凝望抗战硝烟,今天我们深感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落脚点,这的确是一次给力的再出发。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更让周恩来等人意识到此前已经靠边站的毛泽东的战略远见,但是他不能左右王明的错误路线、李德的瞎指挥。令人欣慰的是,他和几位战友力主带上老毛一起远征。

中央红军夜渡于都河后3个月,遵义会议召开。会议的亲历者们凭着回忆最后“确定”了遵义会议召开的地点和时间——1935年1月15日至17日。此前,中央红军“家底子”快被李德败光了,一直被国民党追击,红军将士伤亡惨重,对李德的指挥忍无可忍。

图片 2

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的这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与会者的“唇枪舌剑”。毛泽东的身体康复了一些,他发言后,带着伤发着烧参加会议的王稼祥接着发言:“我首先表示拥护毛泽东同志的观点,并指出了博古、李德等在军事指挥上的一系列严重错误,尖锐地批判了他们的单纯防御的指导思想,为了扭转当前不利局势,提议请毛泽东同志出来指挥红军部队。”《解放军报》刊发的一篇文章还原了诸多历史细节。比如,素来谦逊稳重、宽厚慈祥的朱德,这次也声色俱厉地追究起临时中央领导的错误。他大声质问李德:“有什么本钱,就打什么仗,没有本钱,打什么样仗?”博古被批驳得面红耳赤,无奈地说道:“我要考虑考虑。”李德远远地坐在门旁,只能通过伍修权的翻译来了解其他人在说什么……

“遵义会议放光辉,全党全军齐欢庆。”长征组歌这样唱,的确是有原因的。中学历史教材说:遵义会议开始确立实际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

回望雄关漫道长征路,在我们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重大历史关头,是什么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

毫无疑问,决定性的因素,是我们党形成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坚强中央领导集体,确立了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地位。正如习近平主席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所说:“长征的胜利,使我们党进一步认识到,只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的重大问题,才能把革命事业引向胜利。这是在血的教训和斗争考验中得出的真理。”

遵义会议上“远远地坐在门旁”的李德,实践证明他不了解中国革命实际,是个“门外汉”。在他的指挥下,红军屡战屡败,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们:机械地执行共产国际指示,迷信和盲从苏联经验,严重脱离中国革命实际,拒绝并压制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就会搞糟甚至葬送革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公海710网址 版权所有